您好!歡迎來到公主嶺新聞網~ 微信矩陣    新浪微博    返回首頁    加入收藏    聯系我們
首頁??嶺城新聞·媒體看嶺城??媒體看嶺城
[吉林日報]心中當有“問心碑”
2016年07月26日
來源:gzl

公主嶺市(原懷德縣)懷德鎮政府院內有一古碑,人稱“問心碑”。此碑建于清光緒四年(1878年),由首任知縣張云祥在懷德縣首座縣署落成后,于大堂正前方影壁處所立。碑文上書:“問心。光緒三年改設縣署。問心無愧古人所難,余何敢以此自命?蓋因數十年來遇事則返心自問,頗有所得,茲值堂成銘以自勉。西蜀錦官城張云祥撰書。”石碑正面上首刻有“克勤克儉”。背面上首刻有“謹守清廉”。《問心碑》是張云祥克己奉公、一心為民的佐證。

張云祥,字集亭,四川成都府華陽縣人。清光緒三年(1877年)12月22日,出任懷德縣首任知縣。據懷德縣志所載,斯人在任7年,謹慎問心,草創縣治,重視教化,謹嚴斷案,保境安民,謹守清廉,政績卓著,在當地口碑甚佳。《懷德縣鄉土志》記稱:張公“首膺斯任,諸制皆擘盡焉,廉以持己,誠以待人,不移言興革,而民陰受福。”行政簡而不擾,上不應酬,下無需索,民眾無不稱頌之。

問心,即問心無愧的省略用法。清代文人紀曉嵐在《閱微草堂筆記·槐西雜志一》中說:“君無須問此,只問己心。問心無愧,即陰律所謂善。”問心無愧是一個成語,意指隨性而為,反躬自問,沒有對不起別人的地方。問心,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慎獨的精神。慎獨的思想概念最早是由莊子闡述,《莊子·大宗師》曰:“朝徹而后能見獨;見獨而后能無古今;無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。”儒家則把慎獨解釋為個人道德水平的修養。《禮記·大學》曰:“此謂誠於中,形於外,故君子必慎其獨也。”慎獨是在獨處無人注意時,自己的行為也要謹慎不茍的個人品行的操守,是個人風范的最高境界。

《后漢書》有云,楊震德才兼備,大將軍鄧騭舉薦他為“茂才”。楊震幾經升遷,官至荊州刺史、東萊太守,赴任東萊,路過昌邑。原來由楊震所推薦為茂才的現任昌邑縣令王密,為謝知遇之恩,深夜攜黃金十斤前來拜見。楊震婉拒,曰:“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,何也?”王密以為楊震假裝客氣,便說:“幕夜無知者。”楊震怒曰:“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,怎說無知?”王密羞愧難當,攜禮而歸。此事后世傳為美談,當為問心無愧的典范。

從現代意義講,問心即自律。法律與道德是調整人們社會行為的兩個基本規范系統。法律是他律,是通過社會權力約束人們行為的外在的強制力量,違法行為要遭受社會強制力量的懲罰,從而造成人們心理和思想上的震懾和畏懼。道德是自律,是通過社會輿論和良心,即個人內心的道德意識,約束人們行為的內在的自我調整力量。法律他律是道德自律的最低邊界,當道德自律不起作用時,社會只能依賴法律他律維持社會秩序。道德自律是法律他律的基礎,也是個人社會行為調整的最高境界。如果沒有道德自律,人們內心沒有尺度,就會禁不住利欲誘惑,一有機會就會突破法律界限,違法行為就會泛濫。懲罰的震懾會產生畏懼,也會因畏懼產生對法律的不滿與憎恨。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”。畏懼只能產生戰栗,高尚才能產生敬仰和敬畏。問心無愧,就是用高水平的道德標準要求嚴于律己,努力追求崇高的人生理想和境界。

習近平同志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上指出:“我們深入研究探索,汲取全黨智慧,堅持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統一,堅持高標準和守底線相結合,把從嚴治黨實踐成果轉化為道德規范和紀律要求。”堅持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統一,堅持高標準和守底線相結合,就是道德自律的高標準與法律他律的守底線相結合。

要做到問心無愧,就要心中有遠大理想與崇高志向。習近平同志指出:“從嚴管黨治黨,首先就要堅定黨員干部的理想信念。”他強調:“堅定理想信念,堅守共產黨人精神追求,始終是共產黨人安身立命的根本。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,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,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,是共產黨人經受住任何考驗的精神支柱。”

要做到問心無愧,就要心中有宗旨,一心為人民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。習近平同志指出:“各級領導干部都要牢記,任何人都沒有法律之外的絕對權力,任何人行使權力都必須為人民服務、對人民負責并自覺接受人民監督。”

要做到問心無愧,就要弘揚優良傳統,堅持凜然正氣。習近平同志指出:“我國古代反腐倡廉的許多思想和實踐,體現了我國古代思想家、政治家對廉政問題的縝密思考,體現了我國古代政治文明的卓越智慧。研究我國反腐倡廉歷史,了解我國古代廉政文化,考察我國歷史上反腐倡廉的成敗得失,可以給人以深刻啟迪,有利于我們運用歷史智慧推進反腐倡廉建設。”

問心無愧,提倡慎獨,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和寶貴的精神財富。張云祥作為封建社會末期的基層官吏,身處亂世,然能身體力行,問心無愧,實屬難能可貴。我們應該大力提倡問心精神,廣大黨員干部都應該努力做到問心無愧。今天,我們共產黨人的問心無愧是一種高度操守的自律精神,時刻用高尚的道德標準要求自己,約束自己;是一種高度負責的擔當精神,面對黨和人民的利益與期望勇于負責;是一種高度自覺的自省精神,不求功名,不為作秀,只為內心安然。賀敬之同志在《雷鋒之歌》中的詩句應該成為每一個共產黨人心中的自問:“什么是有始有終的英雄的晚年呵,什么是無愧無悔的新人的一生?”

(作者為吉林大學常務副校長、教授,中國社會學會副會長)

要聞
圖片新聞
公主嶺新聞網手機微信平臺
  微信广告点击赚钱平台